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热透新闻 >  正文
见星_一只甜兔_89_闪文书库
发布日期:2022-07-31 02:49   来源:未知   阅读:

  书迷正在阅读:重生八零年代里当恶婆婆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仙风药令当作精拿了圣母剧本喜欢藏不住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前妻离婚豪门后我上了热搜重生九零锦鲤小神医从跟女神合租开始六道武神

  在汤圆会说话前,盛星就觉得小姑娘一定像只鸟儿,整天叽叽喳喳的,毕竟不能说话的时候她就爱闹腾。等她终于会说话了,果然整天都吵个不停,不过不是吵盛星,而是吵江予迟。

  已经四岁的汤圆穿着漂亮的裙子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拿了把迷你小铲子,灰头土脸地问江予迟。

  每天两人上班,江予迟负责挣钱,小不点负责考古,一个从白天到晚上都风度翩翩,另一个成天都灰扑扑的,像从泥地里滚出来。

  作为一个小孩儿,汤圆每天可谓是快乐似神仙,毫无烦恼,可一旦让她收拾桌子,就哼哼唧唧地不愿意,跟盛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但这样的招数只能用一次,被江予迟逮住一次后,就不能用第二次了,她只能又老老实实地自己收拾。

  汤圆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凌乱的桌面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和江予迟谈条件:“爸爸,我把小镜子送给你,你帮我整理,好吗?”

  汤圆一呆,她还没有使出绝招呢,爸爸怎么就愿意帮她了呢。她思索片刻,找到了关键处,因为提到了妈妈!

  江予迟:“因为爸爸工作了一天,很辛苦,回家还要给你做饭吃。汤圆虽然也很辛苦,但回家不用做饭,是不是该自己整理?”

  江予迟抬眸和他灰扑扑的女儿对视一眼,这小不点为了偷懒,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他装作思考的模样,艰难点头:“那今天爸爸妈妈的晚饭,就交给汤圆了。”

  说完,她还有点儿心虚,小手揪着铲子,想偷偷摸摸给舅舅打电话。这么一想,她就这么做了。

  江予迟眯了眯眼,发了几条短息出去,随后起身给这小祖宗收拾残局,玩得时候倒是高兴,结束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也不知道像谁。

  办公室外,汤圆对着一个漂亮姐姐说了两句话,就被抱去卫生间了,香香的大美人给她洗手手,整理小裙子,别提多幸福啦。

  盛霈喊了几句宝贝,便道:“舅舅在外面忙呢,过几天就去看汤圆。汤圆在家乖乖的,听妈妈的话。”

  汤圆一懵,又给盛掬月和贺沣打电话,问了一圈,无一例外,都说不在洛京。最后她含着眼泪,把电话打给了盛星。

  那头盛星刚下飞机,电话一接通,小姑娘忍着眼泪,委屈巴巴地喊:“爸爸欺负我!舅舅也欺负我!大家都欺负我呜呜呜……”

  原本江予迟躲在办公室偷听这小不点打电话,起初听得津津有味,一听她哭就躲不下去了,出去把人抱起来,给她擦眼泪。

  汤圆红着眼睛,一时间不想承认自己想耍赖皮,因为爸爸工作很辛苦,但她又想偷懒,整个陷入纠结,不说话,只埋着脑袋缩在他颈侧,小声抽噎。

  江予迟摸摸她的小脑袋,把人抱进办公室里,指着干净的桌子,道:“爸爸都帮你整理干净了,怎么还哭?”

  江予迟思索片刻,温声问:“汤圆有爸爸妈妈,所以汤圆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对不对?”

  江予迟继续道:“那爸爸妈妈也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有爸爸妈妈,再往前,在很久很久以前,人是从哪里来的,生命是从哪里来的,很多人都想知道。知道后呢,又想了解他们是怎么生活的,生活就会留下痕迹,就像汤圆,今天拿了一把小铲子,以后的人看到这把小铲子,就会想,小铲子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需要小铲子,汤圆会用这把小铲子干什么。”

  汤圆的小脑袋瓜努力思考着爸爸的话,一时间忘了哭,等盛星来时,小姑娘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有几根黏在一起的睫毛,彰显着她曾掉过眼泪。

  盛星弯腰,艰难地抱起这个健壮活泼的小姑娘,亲亲她的小脸蛋,问:“爸爸怎么欺负你了?告诉妈妈,妈妈打他。”

  汤圆看了眼整齐的桌子,又看放在一边被清理地整洁干净的小镜子,小声道:“汤圆很努力地挖了小镜子,但是弄得好脏。”

  汤圆扭捏不说话,一转头,看见江予迟安安静静地看着她,一点儿都不生气,但看起来似乎是有些伤心。她着急道:“是爸爸帮我整理的!”

  盛星故作诧异:“咦,你说爸爸欺负你,怎么会是爸爸整理的呢,肯定不是!是不是爸爸故意让你这么说?”

  江予迟早就想把这小不点接过来了,她最近长得快,抱起来可费劲,这会儿顺势接过来,听她黏乎乎地道歉:“爸爸,我做错了。”

  江予迟这会儿显得格外大方:“没关系,爸爸不伤心。但晚上,汤圆是不是要给我和妈妈做饭?”

  汤圆这才勉为其难地答应:“好吧。那爸爸吃汤圆做的,我和妈妈吃爸爸做的。”

  自从两年前,她凭着《钟》再次登顶,捧着几座影后奖杯回来后,更多类型的本子往她这里递,让人挑得眼花缭乱。本子那么多,她人只有一个,选来选去,也只拍了两部,接连的工作可累坏她了。

  这两年汤圆多是江予迟带,他们常来看她,但不会进组。至今汤圆的身份都被藏得很好,出去玩多是由盛霈带着,他们两人不常露面,这么几年下来,生活还算是清净。

  江予迟指使正在洗菜的汤圆,给她一个机会逃走:“汤圆,爸爸在忙,你帮妈妈拿一个冰淇淋好不好?”

  妈妈最爱吃冰淇淋啦,爸爸总是在家里藏很多,却不让妈妈知道。时间久了,她能认出来每个味道。

  盛星笑眯眯地接过冰淇淋,亲亲汤圆,小声问:“要不要和妈妈在这里看电视,让爸爸一个人玩儿!”

  汤圆虽然霸道,但还算讲理,她是属于不讲理的那种。这小姑娘越长大,性格越像江予迟,盛家除了盛掬月,没人讲理。

  江予迟弯唇笑了一下,俯身点了点她的鼻尖,温声道:“谢谢汤圆,以后爸爸还愿意帮你整理桌子。”

  这一日,盛星从工作室回来,进门一瞧,整个客厅都堆满了衣服和小装饰,甚至还有娃娃。

  江予迟半倚在沙发上,端着杯咖啡,桌前放着摄影机,懒洋洋地瞧着小姑娘在衣服间钻来钻去。

  盛星瞧他,三十岁的男人了,还一天到晚要抱抱。早上出门要抱抱、亲亲,晚上回来也要抱抱、亲亲,从来不耐烦。

  她本来还担心她会不会害怕或是闹着不肯去,结果小姑娘比谁都高兴,还和阿姨商量起日常穿搭起来。

  江予迟“嗯”了声,指了指边上几套搭配好的:“左边往右,依次是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要穿的衣服,还有两天。”

  盛星托腮瞧着汤圆,推推江予迟,问:“这是像谁?我小时候也没有这样爱美,拍电影之后出门才格外注意。”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汤圆,完全没有发现最爱的妈妈已经回来了,找完衣服就喊着饿,喊完饿又开始准备开学的自我介绍。

  一大早小姑娘就来敲门,扒着门喊:“妈妈!妈妈起床了!汤圆和爸爸都起床了,太阳要晒屁股啦!”

  这阵子汤圆跟着江予迟睡,好让她多睡会儿,可这小姑娘每年就跟报时的小鸟似的,天天来敲门,不让敲还得哭。

  盛星打了个哈气,牵着她的小手下楼:“这么早起床,幼儿园都没有开门。你爸爸呢?起床了吗?”

  小姑娘叽叽喳喳说了一路,最后才抱着她的小腿,小声问:“妈妈,你会和我一起去幼儿园吗?我想和你一起去。”

  盛星一愣,困意顿时消散了,蹲下身看着汤圆,认真道:“当然会了。就算妈妈在工作,也会回来陪你的,只要汤圆想和妈妈在一起,妈妈就会回来。”

  汤圆想了想,说:“那我每天都想,但是爸爸说,妈妈很喜欢工作,就像汤圆喜欢玩小铲子。汤圆高兴,妈妈也要高兴。”

  这些年江予迟待她太好,完全把养育汤圆的责任担了过去,她仍能像婚前一般自由自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汤圆从小是个小霸王,但却从不对盛星发脾气,看见她、听见她,都会变得安静而乖巧,就仿佛,她生来就爱她。

  盛星抱着汤圆,慢吞吞地往厨房走,穿着居家服的男人头发微乱,拿着勺子,俯身看着锅。

  这几年,江予迟的外表没有变化,他依旧英俊、挺拔,但性格较以前,却更温和。这样的改变是汤圆带给他的。

  江予迟瞥了眼又跑去照镜子的汤圆:“两点醒了一次,闹着要起床,哄睡后四点半又醒了,这次哄不了,只能起床。”

  盛星也不和江予迟计较,和他商量:“三哥,我想过了。今年不接本子了,来年再说,之后我去接汤圆放学吧。”

  由于这会儿离上幼儿园还早得很,汤圆把她喊醒也不管她,盛星就抱着小毯子往沙发上一钻,开始睡回笼觉。

  小姑娘嘴巴一瘪,想要妈妈夸自己漂亮又香香,就跟小猫咪似的往她怀里钻,等被搂住了,看见妈妈闭着眼的模样,她又不闹腾了。

  戳戳睫毛、戳戳脸,妈妈一动都不动,小姑娘听着妈妈的呼吸声,张嘴打了个哈欠,蹭了蹭,眼睛一闭,呼呼睡去。

  盛星睡沉了,双手还紧紧地抱着汤圆,小姑娘呢,肉嘟嘟的侧脸挤在妈妈的脖子边,长长的睫毛耷拉着。

  江予迟安静地看了片刻,俯身在盛星额间落下一个吻,随后熄灭了客厅的灯,在另一侧坐下,等着她们醒来。

  汤圆对这个活动充满了热情,逢人都要朗诵一遍我的爸爸妈妈,连家里的阿姨都会背了,更不说盛星和江予迟了。

  盛星睡眼惺忪地靠在江予迟肩上,挣扎着睁开眼,在母爱耗尽前配合汤圆的演出,小姑娘正在高声念——

  “我的妈妈,她很懒,每天都要爸爸亲亲才能起床。她很喜欢偷吃巧克力,趁爸爸不在,她就像一只小老鼠。”

  江予迟瞥盛星一眼,把她的脑袋往上挪了点儿,用手掌托着她的侧脸,好笑道:“她没说谎,怎么不能念了?”

  有了汤圆以后,江予迟去影音室去得格外勤,不分日夜,只要有空,汤圆不在或是睡了,他就发来邀请。

  这边汤圆深情并茂地念完了我的妈妈,又开始念我的爸爸:“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他好高好高,就像小山一样高,他最喜欢妈妈,第二喜欢汤圆,但汤圆不伤心,因为我也最喜欢妈妈……”

  盛星对此深受感动,虽然小姑娘时不时就跑到床上来把她压醒,动不动就问妈妈我是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偶尔发起脾气来还不理她,但总的来看,母女感情很是亲密。

  等汤团念完,她宣布:“我们睡觉吧!今天我想...”左看右看,看看盛星,又看看江予迟,不知道今天选哪个一起睡觉。

  江予迟懒懒地扫了盛星一眼,俯身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盛星没出息了红了脸,拔腿就跑。

  国庆假期,汤圆跟着盛霈去沪上,于是家里只剩下盛星和江予迟两个人,这么清净的日子,难得一见。

  盛星难得睡到自然醒,睁开眼时还不敢信,问江予迟:“汤圆真的走了?我总感觉耳边还有她的喊声。”

  盛星轻吸了口气,不等反应过来,男人已经跟狗狗似的黏了上来,她挣扎着问:“几点了?”

  事实证明,汤团在家或是不在家,盛星都腰酸背痛。被江予迟扯着在别墅“疯玩”了两天后,她终于受不了了,把人赶去了客房。

  由于江予迟先前就准备和她度过这七天,提前和阿姨打了招呼,这周没人上门。这山间别墅里,从始至终只有他们两个人。

  盛星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觉悟,家务通常由江予迟和阿姨一块儿负责,她做得最“辛苦”的事,就是拆快递。

  于是,等江予迟晨跑回来,看见的就是撸起袖子,准备擦玻璃的盛星。他一顿,问:“今天想玩这个?”

  江予迟挑眉,双手环胸站在一侧看她卖力地擦窗:“在家这么清闲?要是无聊,我陪你玩儿。”

  “不许说话!”盛星瞪他一眼,“我今天的目标是打扫卫生,然后整理从公寓搬回来的书和衣服。”

  盛星难得生出劳动的心思,江予迟怕她爬上爬下摔了,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什么事儿都干不了。

  盛星小声嘟囔,她开始擦第二扇落地窗,这玩意儿美则美矣,收拾起来实在是麻烦,比和江予迟玩儿还累人。

  江予迟和盛星目前暂时共用一个书房,她一个人在书房呆不住,就硬要挤到他的书房去,现在书也往他那儿搬。

  江予迟拆了其中一个箱子扫了眼,里面都是她初中那会儿买的小说,以前是他买,他走后,她就自己买。

  盛星看见小说还挺感慨,慢悠悠道:“高中那么简单美好的青春,我居然也没谈个恋爱,只知道拍电影,现在想想还挺后悔。”

  盛星盘腿坐在地上,侧着头认真想了想:“喜欢学习成绩好的,表面上一本正经,但人后很容易就被我勾/引。”

  盛星还挺起劲:“就是穿着白衬衫的那种男生,高高瘦瘦的,平时冷冷的,但一下课,就把我抓到厕所去……”

  江予迟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盛星,不紧不慢道:“上次录综艺的校服还在,换了试试,你教教我,怎么勾/引你。”

  以下内容是角色/扮演,不是正经校园内容,大家不要当真,在学校里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班主任站在讲台桌前,拖着长长的调子:“高三了,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从今天开始努力还来得及……”

  清瘦安静的少年刚踏入教室,底下就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交谈声,主人公却目不斜视,冷冷淡淡地介绍自己:“江予迟。”

  女孩儿困倦地趴在桌上,校服遮挡住她大半个身体,丝毫没有被教室里的人打扰,自顾自地睡得香甜。

  近距离观察了江予迟样貌的人,都得出了同一个结论:不出意外,这位的名字很快就传遍整个一中。

  盛星在一中可不要太出名,问题少女的头衔在她身上挂了两年,从没让人失望过,长得好、成绩好,但家里穷,没人管,惹了事要叫家长都没处叫。这些年念过的检讨,都能累积成册。

  他们猜测如此,下了课一打听,果然是这样。当年他们洛京中考第一名,后因为家里的事转去了别的城市,现在又回来高考了。

  直到上课铃声打响,黏在课桌上的女孩儿才慢吞吞地直起身,校服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在地。

  盛星揉了揉眼,懒懒地扯开窗帘,往后一靠,动了动脖子,而后慢吞吞看向右侧,哟,坐了个冰块。她不感兴趣地收回了视线,一点儿没有多出一个同桌的自觉。

  耳边的男声清清冷冷的,像夏日的汽水,和他那张无表情的脸还挺搭。盛星这会儿不想动,只道:“掉着吧。”

  虽然这不是他最严重的症状,但上课途中时不时就能看见那件衣服的影,他就不舒服,一边不舒服一边忍着。

  她模样生得好,眼角眉梢挂着懒意,晨光从外射入,将肌肤照得晶莹,骤然这么一笑,像枝头的花苞绽放。

  盛星勉强伸出手,从他手里接过校服,微凉的指尖无意识地滑过他的手背,刚准备道谢,手腕倏地一紧,不可撼动的力量紧紧箍住她。

  原本情绪淡淡的男生,变得紧绷起来,喉结滚动,视线落在她的指尖,漆黑的眸里写着点点渴望。

  盛星拎着校服沉默片刻,立即跟了上去,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去的是厕所方向,没进厕所,只是在外头水池洗了手。

  虽然他平时也冷着脸,但一到回到座位,左半边侧脸像是自动散发着冷气。左边,盛星支着下巴,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

  江予迟往课桌下一摸,顿住,原本放作业的地方空的,看了眼盛星,她见他看过去,露出个笑来。

  桌子底下,她的脚尖像被吹落的蒲公英,轻飘飘地,一下、一下蹭着他的小腿,校服裤子被勾起,企图往里钻。

  这个点,厕所里空荡荡的,盛星打量了眼,不等看清楚,忽而被拽进了隔间,两人就这么挤在隔间内,隔着一步就能抱上的距离。

  这几天她仔细观察了江予迟,他几乎不会和别人产生肢体上的接触,偶尔碰到,眉头都能拧成麻绳。

  她眼看着问出这句话后,少年的眼神慢慢变了,他上前,将她拢在身前,低头靠近雪白的颈,深深地吸了一口。

  少年的利齿刮擦过脆弱的皮肤,尖锐陷入柔软中,带出一片刺痛。他翻滚的情绪忽然平静下来,沉重的鼻息微微凝滞。

  盛星勾唇笑了一下:“起码得每天给我写作业、送早餐、哄我高兴,一样一样来,累积分制,得分越高,奖励越好。”

  盛星踮起脚,轻轻地朝他耳廓舒了口气,往下停住,亲了一口少年红透的了耳垂,而后满意地离开。

  不少人看着他们窃窃私语,即便是冷如江予迟这样的人,居然也难逃盛星的魔爪,太可怜了,谁不知道,她换男朋友如流水。

  放学前,盛星抬脚踢了踢边上的椅子,说:“今天我自己走,有事儿,别跟了。明天早上见。”

  盛星哼着小曲儿,脚步轻快地转过小巷,见到巷口的几个男生,摆手打了个招呼,问:“东西呢?”

  穿过小巷,盛星好奇地拆开烟,抽了根轻嗅了嗅,还没闻着味道,手中的烟和烟盒眨眼换了个位置。

  少年沉默地看她一眼,直接把烟丢进垃圾桶,拉着人往另一边走,方向是盛星的家,任凭身后的人怎么挣扎都不松手。

  老旧的小区,楼道昏暗、阴森,潮湿沉闷的气味隐在暗沉沉的光线下,小广告张牙舞爪地贴了满墙。

  江予迟顿住,猛地将她推到墙上,高大的身躯困住她,低着声问:“哪个是你男朋友?他教你抽烟?”

  盛星气笑了:“让你碰让你咬还不够?怎么,还管起我有没有男朋友来了?我懂了,你不会喜欢上我吧?”

  江予迟扯了扯唇:“谁都能咬你?碰你?给你买早饭?送你上学回家?刚才的人,哪个碰过你?”

  盛星没办法,只好道:“没有没有没有,一个都没有!我没有过男朋友,别人说你就信?不会来问吧。”

  江予迟颈线微微绷直,喉结滚动,半晌,哑声道:“信,说什么都信。为什么抽烟?对你不好。”

  学校里的人说,她没人管,一个人住。可走进她家里,却和他想的不一样,不是冷冰冰或是乱糟糟的,反而干净而温馨。

  江予迟脱下外套,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熟练地挑选食材,说:“今天我做饭,你去外面玩儿。”

  家里从来只有盛星一个人,饭桌上忽然多出来个人吃饭,她还挺不习惯的,可饭一入口,她又呆了一下。

  平日里多威风,狡黠又刁钻,这会儿瞪圆了眼,像只迷了路的小狐狸,竟有些可爱,还惹人怜。

  盛星出乎意料地老实、安静地吃了饭,饭后自觉地去洗了碗,任由江予迟在她家里转悠。这不像她,将私密领地展现给他人看。

  江予迟指了指她的手机,说:“你的壁纸,是在这里拍的?看到一样的电线了,能带我去吗?”

  盛星抬手一指:“顶楼拍的,就是一个小破阳台,没什么好看的。...好吧,既然你想看,就当今天的奖励了。”

  一片漆黑中,盛星有些踟蹰,面前忽然横过一只手掌。她看过很多次,腕骨凸起来,掌心长长的线,一直长至手腕处,每一根手指都修长、漂亮。

  在横七竖八的电线和栏杆中,盛星找了块地,让江予迟坐。两人并肩在台阶上坐下,对着远处喧嚣,近处却安静的夜。

  半晌,盛星道:“就在这儿拍的,夏天这里总是很多星星,一抬头就能见到了。喂,让你看星星。”

  纵使世界没落,他的星空却永远灿烂。即便,他的星空只有一颗星,可她永远明亮、璀璨,永不黯淡。

  闪文书库_书迷正在阅读:重生八零年代里当恶婆婆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仙风药令当作精拿了圣母剧本喜欢藏不住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前妻离婚豪门后我上了热搜重生九零锦鲤小神医从跟女神合租开始六道武神

  《见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闪文书库转载收集见星最新章节。